在不景气的智能硬件市场,主打羽毛球的酷浪打算如何破局?

发布日期:2019-06-13 17:33
logo
作为首个推出羽毛球智能运动传感器的公司,酷浪的产品已经进入了3.0的时代。不过,随着市场对智能硬件产品的新奇感消退,如何教育市场成为了一个大问题,而这也是包括酷浪在内的智能硬件公司未来长时间需要解决的一个困境。
宋志聪是个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成长在“创客之城”的他,身上有着典型的理工男的特质:语调平稳思维敏捷,开口闭口谈的是产品和技术,喜欢用数据来衡量事物。
2014年9月,他一手创立了一家名为酷浪的科技公司,主推运动智能硬件产品,并推出了国内首款羽毛球运动传感器:酷浪小羽。2016年3月,他们完成了A+轮融资,领投方为深圳高新投创投。
2017年4月,酷浪宣布其核心产品酷浪小羽3.0版本发布。为此,他们还特意举办了一场发布会,云集了羽毛球行业上下游企业的CEO,包括国家青少年队总教练孙成华、林丹的启蒙教练陈伟华等专业人士也出现在发布会现场。
至今酷浪已推出多款运动智能硬件,而除了在羽毛球领域,酷浪也在网球、棒球、高尔夫等其他项目略有尝试。
据酷浪提供的数据,他们的核心产品酷浪小羽及智能芯片已经累计销量超过30万套,2016年公司总营收达到数千万元。
不过,运动智能硬件目前的日子并不好过。尽管小米、华为等运动手环在前几年得到了短暂的爆发过后,但如今市场对于智能硬件的新鲜热度已经逐渐消退,多数厂商逐渐陷入沉寂。
一个被广大业内人士所认定的共识是,目前国内的运动消费人群远没有到对智能硬件产生刚需的时候,这个市场也因此陷入了“产品带动需求”的怪圈。
这该如何是好?
能检测甜区和步伐的新产品
酷浪的新产品分为酷浪小羽3.0标准版、Plus和Pro3个版本。与之前版本相比,3.0的标准版除去硬件升级外,新增的甜区位置检测以及捕捉精彩瞬间能呈现拍面击球区域分布,并控制手机摄像头自动抓拍高速扣杀画面。
Plus版本在标准版的基础上外加了一对步伐传感器,可以固定在球鞋底部,帮助用户进行步伐练习;Pro版本则是全身装备,能检测生理状态、肌肉劳损等10余项运动生理特征,从而评测用户的羽毛球水平。
▲ 酷浪小羽3.0的产品可以检测步伐。
经过了2.0产品的售价短暂回落后,3.0标准版也回到了1.0时代的398元。
宋志聪说,由于平民价小米手环等产品的冲击,让用户对于智能硬件产品的定价产生了心理门槛,所以2.0产品降价到198元,销量也较1.0有所提升。此番3.0的标准版由于其功能的提升,销售价格也相应增加。
其实在酷浪成立初期,宋志聪原本是想做一款记录与社交并重的产品。在酷浪1.0所适配的App中,除了记录羽毛球的运动数据,用户还能实现发视频、约球等一系列的社交功能。那时运动社交的概念正火,宋志聪也想通过社交探索出一套商业模式。
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运动社交逐渐被市场认定为伪需求,一批运动社交领域的公司纷纷倒下。2015年年中,宋志聪调整了方向,在酷浪2.0的产品中砍掉了不少社交功能。就此之后,他确定了公司的核心战略:研发有助于用户提高技术水平的智能硬件。
除了在羽毛球领域,酷浪也在其他项目略有尝试。在2017年的CES上,酷浪发布了一款智能射箭的运动传感器,系酷浪与国内射箭联赛ACAC合作发布。
宋志聪告诉懒熊体育,目前公司还是以做羽毛球项目为主,但是其他项目也会简单涉及,不过需要有一定的条件。比如射箭,这个市场的用户普遍具有较高的消费水平,同时面临的行业竞争压力也比较下,而又有ACAC作为合作伙伴,因此他们做了尝试。
不过,宋志聪现阶段还是打算主攻羽毛球产品:“毕竟我们是第一个做羽毛球的,也在这上面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个市场也有很大的空间有待挖掘,想把羽毛球产品做成酷浪的核心产品。”
运动智能硬件市场的不如意
对酷浪的用户群体,宋志聪做了个大致估算:这群人大多为相对狂热的羽毛球爱好者,拥有一定的羽毛球水平,但不是非常专业,所用的球拍价在300-1000元之间。同时他们也对新鲜产品有好奇心,因此成了酷浪的首批用户。
可是,就国内广大的羽毛球群体来看,仅仅是位于这金字塔中部的羽毛球人群,也足有几千万之众。而酷浪目前覆盖可能仅仅是十分之一。
宋志聪承认,对于那些没有对酷浪小羽产生兴趣的羽毛球运动人群,他们并没有找到让他们产生兴趣的渠道。“不仅是我们,所有运动智能硬件厂商都还没有摸索到其中的门道。”宋志聪说。
这也让整个运动智能硬件市场谈不上竞争。“有十几家公司和我们在做类似的事,不过我们之间没什么竞争可言,还是希望更多企业能加进来一起推动行业发展。”宋志聪很无奈。
一个比较大的争议是,在现阶段的运动场景中,智能硬件所提供的数据对用户有没有帮助?
在上海巅峰羽毛球俱乐部的教练沈永平看来,现阶段大多数的运动智能硬件,对羽毛球爱好者技术提升的帮助并不大。“我们在打球的时候不会太在意诸如挥拍速度、球速之类的数据。”沈永平说,“更何况这会影响我握拍的舒适程度。”
在周日下午位于上海市徐汇区的一个羽毛球馆内,懒熊体育随机问询了10位羽毛球爱好者,其中仅一位在当时使用了羽毛球的智能硬件,而其余9人均表示,虽然听过这类产品,但自己的兴趣并不大。
▲ 酷浪小羽3.0还是个依附在球拍上的智能硬件。
中羽运动CEO贾凤波直言:“现阶段这还是个伪需求。”
宋志聪认为,运动智能硬件产品必须提供一个完整的数据模型,这样才能对用户产生价值,不然片面数据的确用处不多。
同为运动传感器智能硬件商的Zepp,2010年成立伊始就选择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面对国内用户接受度不高的市场,他们选择先在北美销售产品,直到6年后在转战国内市场。目前来看他们所取得的成果不错,硬件产品的激活数量已超过60万台,App注册用户数量突破100万。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欧美的体育文化较为成熟,因此对于智能硬件的需求也会更多。而在中国,智能硬件还仅仅作为一个新鲜品存在的时候,用户更多是会以尝鲜或者炫耀的心态来消费,这在运动场景中更难成为刚需。
如今,酷浪的产品虽然也在海外市场发售,不过宋志聪还是对国内市场有信心,目的是要站稳国内市场。
探索B端也许是解决方案
在新品发布会上,酷浪同时宣布了几项合作,一是携手羽毛球拍品牌海德,共同推出内嵌酷浪智能硬件的新球拍X900;二是联手从城羽训、和氏体育,针对羽球培训提供了一套系统性产品;三是宣布携手羽毛球赛事公司甜区体育和中体智竞,双方将共同研发智能赛事的建模体系。
宋志聪称,目前他已经将羽毛球产品的战略分为三个方向:硬件(酷浪小羽与装备一体化)、培训系统及赛事的智能化。所谓装备一体化,指的就是将智能科技嵌入到运动装备当中。
从中似乎透露出了酷浪下一步的运营逻辑:在C端生意暂时无法突破的当下,开始探索B端市场先做尝试,从而实现产业链上下游的贯通。“如果未来这个渠道全部通了,能够实现一定的技术壁垒和优势,那对我们会很有帮助的。”宋志聪说。
在顺为资本副总裁段誉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智能硬件深入到某个产业之后,都是个2B的生意。如果能先抓住B端的需求点,至少能保证他们先活下来。”段誉说。
当然重点还是在市场需求。例如培训场景中,沈永平依旧觉得当今这些大多数的智能硬件所提供的数据作用并不大。“对于青少年的培训,教练指导的重点在纠正发力动作和步伐,而非注重学员球速的这类数据,因为前者是羽毛球水平的核心内容,而球速只是表面数据。”沈永平说。
赛事公司也对这方面存在疑虑。贾凤波表示,也做羽毛球赛事的他们,目前自行研发的赛事系统已经能够满足需求,剩下的部分还是需要人力来完成。“赛事有很多敏感的内容,尤其是涉及判罚的部分,机器很难有说服力。”贾凤波说。
为场馆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的运享通,如今已经与数百家的体育场馆达成了合作。其合伙人杨立清告诉懒熊体育,目前国内场馆对于智能硬件的接受度有点参差不齐。综合性体育中心往往希望在运营中获取更多维度的数据,同时提升品牌形象,所以对智能硬件持更开放的态度,近80%的场馆愿意购买;而单体民营场馆基于投入产出比的考虑持谨慎态度,愿意付费尝试的比例不足一成。
“智能硬件的发展与推广速度取决于变现场景的发现,期待在培训、赛事以及会员的增值服务等方面出现杀手级应用。”杨立清说。
广州太空羽毛球馆法人代表谢秋豪就告诉懒熊体育,他们场馆就很需要这类系统的运营,也愿意给会员提供这类服务。
其实,紧抓B端市场在智能硬件领域并不鲜见。由钢琴家朗朗投资的智能钢琴厂商The ONE,在C端销售智能钢琴的同时,也针对B端的培训市场研发了一系列智能系统售卖,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对B端市场的需求抓的很准。”段誉说。
▲ The one 通过向B端提供智能钢琴教室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如果运动智能硬件产品能够在纠正学员发力动作和步伐产生帮助的话,那在培训行业会有很广阔的应用场景。”沈永平说。
不过,不管当下的运动智能硬件市场有多么困难,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智能终有一天会成为运动场景的必需品,数据终会出现在每个运动者的方方面面,只是未必会以硬件的形式出现。
宋志聪深以为然:“诸如酷浪小羽这类的独立运动传感器在未来一定会消失,智能科技将成为装备的一部分。只是现阶段,我需要一个独立的产品来向装备厂商和羽毛球运动爱好者证明智能科技的价值。”
段誉也持有相同看法:“未来技术会像水一样渗入到各个行业里,但不一定会是我们想象中的一个具化形象。”
虽然如今,贾凤波并没有使用任何酷浪的产品,但他依旧很看好酷浪的未来:“我看到他们如此努力,相信未来一定能抓住用户的心。”
分享到: